Nancy

悲催高中生

【茸老板】章鱼刺身

我的天呀,虽然我吃米茸,但是这篇好好吃……

蓬莱何处:

雷人


又安了鲍鱼


无感情,替身梗


有茸相关CP描写


ooc了都怪我


点我恰章鱼

小哥我看你面相不错,有桃花啊【JOJO,CJ】

赞美西乔

贰叁:

西乔,现PA


夭寿啦!社畜欺负高中生啦!


警告:无法接受痴汉西的人请自动跳过文末的彩蛋。


 


 


>>> 


 


 


老太婆说,不要随便拿别人恶作剧。


当然了我是不会听的。


……那可是老太婆欸?


不过艾莉娜奶奶也说,调皮是不好的。


 


“JOJO,啤酒。”


“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您?!”


 


……奶奶,对不起。没听您话的小乔瑟夫,是个坏孩子,所以现在遭了报应。


 


把前几天开始就渐渐在自家冰箱里囤起来的冰镇啤酒罐拿了一听出来,关上门的时候用力地弄出了砰的一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惜始作俑者真是一点歉意都没有,跟个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手臂在沙发顶上摊得舒舒服服的,还对自己不停催着怎么动作慢吞吞的。


乔瑟夫乔斯达,性欲与青春的十七岁,活泼可爱的高中一年生,莫名其妙地、和一位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上班族意大利佬,同居进行时。


 


>>> 


 


你知道的,高中开学前的那个暑假,很爽对吧?


没有作业!没有家访!还没有人管!


加上乔瑟夫即将进入的少爷小姐私立高中离家较远,家里就给直接安排了个学校附近的公寓。在开学前一个月,乔瑟夫就搬去了公寓美其名曰先适应环境——门禁了十七年,立马就跟脱缰野狗似的浪得妈都不认识。


随后,就和每个在那初中最后的暑假里浪得找不到魂的小鬼一样,开学前一周,乔瑟夫每天都和死尸一样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无聊啊。


无聊得想跳楼啊!!!


扳着手指头开始数——烟花看过了、海边去过了、山也爬过了、通宵游戏party啥的都搞过了……就连网吧五连坐通宵三天都搞过了啊!!


不行了,没事做啊。要发霉了。


每天醒来,早饭也懒得吃,就在床上滚来滚去刷社交网站。明明已经刷不出新推特了还是不停地往下滑动……


「今天在外面无聊,就跑到一对情侣面前,假装和男方很熟的样子然后说“欸?原来你女人也行的啊?”飒爽离场!爽嗨啦!」


……


——……


起床,脱睡衣,套上衣,穿裤子,一气呵成。


 


在大马路的十字路口,乔瑟夫思考中。


对象要找怎么样的才好?最好是带着可爱的小姐姐,看起来花里胡哨又装模做样的家伙就最好了,特别再是那种外形偏漂亮的男……


——呃,找到了。


前面不远的移动冰淇淋店前就有。可爱的小姐姐与外形不错的装模做样小哥,好像眼下有奇怪的胎记(自己后颈上也有一个,也没什么立场说别人就是了),不过这和计划无关。


乔瑟夫把手揣进裤兜子,特随意地就走了过去。


对面的男人在注意到他的时候似乎愣了愣。


“嗨。”


“……?”


这时候乔瑟夫才转了视线看了看那男人带着的女伴,挑起眉毛。


“哇哦,原来你女人也行的啊?”


“……”


“那不打扰你啦,先走一、……”


“给我等等——亲爱的,之后给你电话好吗,”男人一把抓死了乔瑟夫的肩膀,一面朝女伴说道,“我和这孩子有点事要谈。”


可爱的小姐姐在一脸震惊之中愣着点了点头,转身踉跄地渐渐走远。


“欸、呃、哎?”


乔斯达蒙逼。


“站着说话也挺累的吧,要不要去我家?”


“不、不要!”


“那去你家好了。”


“不、啧、操……”


肩膀被抓得好痛……


 


奶奶,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当个好孩子,并在家里养条大黄狗。


 


>>> 


 


其实乔瑟夫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自从那次被这个叫西撒的社畜抓死了被迫带他来了公寓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根本不可控了……


被配了自己公寓的钥匙啊!第二天连牙刷睡衣都拿过来了啊!还代自己去和房东都打好招呼了啊!什么鬼啊!!


能不能报警啊……?


从来只有他乔瑟夫套路别人,怎么这次就被别人给套路了……简直没想通。


所谓山不转水转,敌不转我转。


“那个……西撒先生?您看您还有工作对不对?所以之后就不用再过来了吧?”


乔瑟夫把冰镇啤酒给摆在了茶几上,特别乖巧地坐在了西撒旁边。


“——我也反省了,也知道捉弄别人不对了,您看……是吧?”


社畜怎么可能一天到晚到处跑!这里就先老实认错拿回钥……


“是呢,明天应该不会过来。”


万岁!果然!一切都在我JOJO的计算之中!!


 


……


……


……屁眼子。


妈的西撒屁眼子!!!


“说好不再来了呢?!”


周五,放学,回家,愉悦地打开房门。


然后看到一位二大爷在自己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还对自己说欢迎回来。


“我是说「明天」不来,不废话吗,工作日我上班啊。”


……那天觉得进展太顺利了就给忘了,怪不得没把钥匙还我。操。


“那你干嘛今天过来啊!”


“我放周末啊。”眨眨眼。


“呃……哦。”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对啊你周末和我有个鸡毛关系啊?!


“好了别这么气鼓鼓的,虽然也挺可爱的就是了,”西撒站起来,反手往厨房比了比大拇指,“我做了点吃的,应该还热乎着,去端出来吧。”


干嘛随便用别人厨房啊?!


……腹诽归腹诽,还是把书包放下脱了外套走向厨房。


——……那个,这里是哪的意大利满星餐馆吗?


西撒似乎也跟着走了过来,他倚在了门框上。


“尝一下味道呢?不合口味的话我再微调试试。”


本着不吃白不吃反正我也饿了的理论,拿了小汤匙,先试了一口餐前浓汤。


 


乔瑟夫的家境如果一定要说好坏的话,十个人过来,十个人都会说,这人就是实打实的小少爷,而且是深闺级别。


至于深闺小少爷到底为什么会有他这么浪的品种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从小乔瑟夫吃的东西就绝对算不上差——好歹家里是管家女仆厨师一个不缺,不如说,在没大人看着的时候他更会去向往一些街边的低价小零食。


所以啊,但是啊——


 


“喂、喂,别站在厨房吃啊端出来!”


“但是好吃嘛QAQ!!”


“好好,谢谢,你先出来,乖。”


 


胃袋完全沦陷。


 


>>> 


 


乔瑟夫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西撒要赖在自己家。


每个周末都跑来自己家,擅自做晚饭做家务,擅自睡客房。快两个月了,在偶尔的交流中也得知这家伙混得不错——异性缘就和初见时一样好得不行,工作也顺利得很,好像也没什么大的烦恼。


一开始还以为这人只是在自诩成年人,多管闲事地想要教育自己,但事实好像又不是这样。


不可置否的是他和西撒居然还相处得很愉快——本来还觉得这人是「绝对没办法和他交好」级别的人来着……


 


“唔……”


枕着的东西软软的,应该是自己的枕头又好像不是,不过乔瑟夫也没管那么多。他用脸颊又往下蹭了蹭,把脸埋下去后还带了个深呼吸,接着特满足地一抱……怎么枕头这么厚了?


“JOJO,起来了吗?”


“……喵……?”


迷迷糊糊睁开眼——啊,超大版的帅哥脸。


——从以前其实就暗地里这么觉得了——不是很想承认就是啦——西撒真好看啊。


“去床上睡吧,会感冒的。”


说着,西撒微微低下头去吻了吻乔瑟夫的额心,动作就和那人手机链上的羽毛一样轻。


“西撒……”


“嗯?“


“真好看啊……”


大概是根本还没清醒吧,乔瑟夫又埋下头去蹭了蹭别人的胸板,发出的声音黏糊糊的,还混着根本不清晰的、仿佛猫叫一样的发音。       


“……”


“西撒……?”


抬起脸,正好迎上西撒伸过来的手,乔瑟夫就顺势用脸颊乖乖蹭了蹭人家掌心。


“……还请不要太高看大人啊。”


“欸……唔喵?!”


看完电影没忍住就睡了过去,本就靠得近,大概是倚着倚着——再加上睡觉时候动作挺大的吧——醒来这会儿就变成了趴在西撒身上睡觉的状态。但现在倒是相反——这下换成西撒在上面了。


“……欸?欸、什、哎?!”


“醒了?”


西撒把他的双手手腕握住举过头顶,埋下了自己的身子去舔了一口乔瑟夫的颈线。


“等、等等小西撒什么情况?”


“还问我什么情况……”


西撒叹了口气,转而,又用就像是第一天强行突入了乔瑟夫的生活时、那般狡黠的笑容说道。


“——JOJO不是害得我没了女朋友吗,不负责起来可怎么行?”


——事到如今了你才来跟我说这个?!


“不是、西撒、唔、……别、别舔、啊嗯、……”


“……比想象的还要不妙。要是害我忍不到你成年可怎么办啊?”


“什、欸?!”


看着西撒舔了舔嘴唇,简直就像眼角都有亮光了——是了,是了,一醒来就是砧板鱼肉的状态,招谁惹谁了啊这是……


“西、西撒你冷静一、唔呃……!”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把抓住了两腿之间的亲儿子。


第一次被人的手碰到那里,高中生一整个人都快炸了——这下根本躲不过去了啊!因、因为……


“呵,JOJO不乖啊,被人这样居然还硬了吗?”


“呜、啊……“


“——哇哦,原来你男人也行的啊。”


西撒用着自己那天的话回敬过来,笑得就和今天白天时分的暖太阳似的。


 


距离成年人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事件,还有三天。


 


 


 


 


 


FIN★


 


 


 


>>> 


 


EXTRA




 


算起来应该是快升入高中了?


初中的最后一个暑假,想必是玩得很疯。明明长着那么可爱的一张脸,却和乖巧一点都不沾边。


暑假里都没怎么看到人,应该是几乎都在外面旅游。


尽管许了整一个月的愿,最终他也还是依照本来的轨道进了私立高中……多半大学也会吧。


……果然是没可能有交集。


 


「小哥你为什么蹲在这里啊?呜啊、好多血……」


 


就连自己都没想通……我不该是萝莉控的啊,不对,正太控也不是啊。


那之后也确认了好多次,对着妹子我能勃起啊?奶子万岁啊?


算了,人都这样了探究起来也没意义。


 


「喏,给你糖果。笑一下嘛,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哦?嘿嘿。」


 


升入初中那天,想着看不到他背小书包了还有点遗憾的自己也是重症——虽然觉得初中校服也超可爱的自己仍然很重症。


高中校服一定也很衬吧,毕竟人好看穿什么都……哎,操。


……脑子都不对劲了,夭寿啊。


要是能有个交集……说个话的机会也行——还能交谈上一次的话,怎么都满足了,之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不满,一定就能好好回去过自己的人生才是。


 


——……哎?


「——哇哦,原来你女人也行的啊?」


 


……呵。


赞美世界。


 


 


 


 


 


FIN♥






推特上那个梗瞬间脑内就西乔了……今天本来说是写P站推荐的_(:3」∠)_


P站推荐延后到工作日划水的时候写(x

【欧拉木大亲子】汐华初流乃和空条徐伦的爸爸们很奇怪

(;へ:)

是你的大戈戈:

快速摸鱼的段子,为了爽,逻辑不存在的


我的沙雕文写得真的很烂,OOC天雷警告,时代混乱警告,BUG一堆警告,汐华初流乃替身早就觉醒了但是把头发染了警告(...)


DIO谐星


我叫普奇神父重启世界把他们都弄到现代了,好写,不费脑子




1.


汐华初流乃和空条徐伦认识是因为每次放学以后被剩下来的总是他们两个。




2.


“.......我给你们家长打电话。”老师忍无可忍。




3.


“我爸爸不会来接我的,”空条徐伦低头玩自己的头发,一会儿编个小辫子一会儿编两个包子头,“他还在日本,我去年病的要死都没来看我,回家像捡到,出门像丢掉。”


她把辫子往脑后一甩,“妈妈还在工作,她很辛苦,我等她下班。”




4.


汐华初流乃想了想,说:“老师,我以后能自己回去吗?”


“我妈妈也不会来接我的,”他说,“她连家长会都不来。”




5.


“那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空条徐伦转过头问,汐华初流乃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膝头,徐伦做不到,她总喜欢把椅子晃来晃去,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弄得老师不得不在上课时点名叫她不要再晃了,“我爸爸...是个海洋生物学家。我妈说他是出海去研究珍稀的海洋生物了,所以才不回家。”空条徐伦踢了一脚桌子腿,“都是骗人的。”


她抬头看汐华初流乃,后者摸着胸口的兜,“我不知道我爸爸是谁,我只有他的一张照片。”


他过了一会儿,又很慢很慢地补充道,“他可能已经死了。”




6.


“喔,抱歉。”


“没关系。”


他们两个都不说话了,低头看着地面,好像上面能长出朵花来。




7.


天渐渐地黑了。




8.


“汐华初流乃!空条徐伦!你们的爸爸来接你们回家了!”




9.


这冲击太大了,他们俩梦游到老师办公室,脑子像一团浆糊,汐华初流乃完全木掉了,空条徐伦稍微好一点,她伸手推开办公室的门,两个身高接近两米的肌肉猛男雄踞在办公桌的两边彼此怒目而视,仿佛杀父之仇夺命之恨,老师吓得瘫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他们一进来就连滚带爬地溜出去了。


“哇哦,”她看了看另一个不认识的金发猛男又看看汐华初流乃,后者留着娴静的黑色短发,个子小小的,长相又很清秀,一度在开学时被同班男生捧为女神,而他爸则威武雄壮,与空条承太郎平分办公室的半壁江山甚至还略占上风,空条徐伦由衷地赞叹道,“你爸真帅。”




10.


空条承太郎微妙地一凝。




11.


汐华初流乃也傻了,他说:“徐伦,你爸爸好高啊,他的帽子真好看。”




12.


“这是我爸爸吗?”汐华初流乃困惑地打量着DIO,从衣兜里翻照片出来对照,空条徐伦凑过去偷看,“他看上去比照片里要大只多了。”




13.


“但是他很帅啊,比照片里帅。”空条徐伦很认真地说,“你以后可以让他来出席你的家长会。”




14.


“万一他也不见了怎么办?”


“那你就打家长委员会的电话,还可以打警察的电话,告他。”


“徐伦这么做过吗?”


“我不是日本人,”她说,“我和我妈妈都是美国人,日本的警察不管美国人的家事,我爸爸妈妈也已经离婚了。”


“我也不是,但我妈妈又嫁了个日本人,我只能跟他姓,不然他不给我饭吃。”


“你妈妈呢?”


“她不做饭...我饿死在外面她也不会管的。”




15.


空条承太郎:“DIO,你会做饭吗?”


汐华初流乃睁大了眼睛看着DIO。


“...哼!”后者冷哼一声,他连手机都不会用,老师打电话的时候DIO一激动把手机捏碎了。


汐华初流乃失望地低下头。


空条徐伦安慰他:“没事,我爸爸也不会,他从来没给我做过一顿饭。你以后到我家来吃饭吧,我妈妈做饭可好吃了。”




16.


这下空条承太郎也撑不住了。




17.


“DIO,”他压低声音,“如果你敢动我女儿...我就把你再送回地狱里去!”


承太郎走到门口,一把捞起徐伦想让她坐在自己肩膀上,但他太高了,徐伦差点撞到天花板,承太郎及时伸手护住她的头,但他的手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他在徐伦看不到的地方甩甩手,把她抱在怀里。




18.


“回去了,徐伦。”




19.


徐伦从承太郎肩旁探出头来,眨巴眨巴眼睛。


“明天见,初流乃!”


她大声地说,像他们以往告别一样,总是徐伦先被妈妈接回去,而汐华初流乃一个人留在学校里。




20.


“我周末开生日派对,你叫你爸爸开车带你过来吧!”




21.


有一点不一样了,汐华初流乃想,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悄悄瞅了眼DIO,发现后者也在看他,初流乃飞快地垂下眼。


然后他抬起头,鼓起勇气走到DIO身边,拉住他裤子的一角,向徐伦挥手,“明天见,徐伦!我会去你的生日派对的!”




22.


承太郎和徐伦消失在走廊尽头。




24.


而汐华初流乃感到从头顶投下的视线。




25.


汐华初流乃曾经想象过他的爸爸。


男孩总是要有个爸爸的,即便他妈妈对他绝口不提,说他是个恶魔,初流乃还是设法偷走了他爸的照片,这是他在妈妈以前用过的行李箱的夹层里找到的,他不敢拿去问妈妈,只是大致地判断,自己的父亲可能是这个男人。在他的想象里,爸爸高大又强大,那张照片里的男人就给他这种感觉。


但初流乃毕竟不是先知,他也想不到他爸壮到一个手臂有他腰那么粗。光是站在那里就是一股威慑力,初流乃在他投下的阴影里有点想发抖。虽然他每天都看爸爸的照片,想象自己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这么大个爸Duang地一下出现在初流乃面前,他还是被吓到了。


仔细想想,初流乃其实根本不知道他爸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妈一直说他是个恶魔,初流乃理解的是他脾气可能很坏,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常人遇上他妈那种女人脾气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怎么办啊,他在照片里穿的就像个流氓巨星,现在看起来也不太像正经人,万一他脾气真的很坏呢?万一他压根不喜欢自己呢?不过他既然肯来接自己回家,那应该是比较重视这个儿子的吧。


初流乃又抬头瞅了一眼DIO,哇,徐伦说的对,虽然他穿的不像个正经人但是他真的好帅啊。


DIO肯定比初流乃从小到大见过的那些流氓頭子堆在一起还要强。


而且更帅。


初流乃想到这里,不由得挺直了腰杆。


“...爸...?”




26.


DIO的心理活动比他儿子更复杂。


他应该是已经被空条承太郎杀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活了过来,现代社会对他这种两百多岁的老年人有点过于残酷,DIO搞不懂,为什么现在金子都没人收了,取而代之的是人人都拿着个小板子戳戳戳点点点,他也搞了一个戳,一戳就是一个洞。然后承太郎就从天而降说要让他再死一次,我DIO爷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结果还没开打承太郎就在铃声中接了个电话,告诉他“DIO,你儿子的老师打电话来叫你接他回家吃饭”,然后让他接电话。


我他妈怎么死了一次还蹦了个儿子出来。


DIO真实不解。


他一把捏碎了手机,在空条承太郎面前摸了五分钟鱼回想他至今为止吃过的面包,觉得有这种可能性,时代变了女人也变坏了,刚上完就跑,他也懒得追,你要吃的面包掉地上脏了你还会捡起来吃吗,不会,反正再拿一个面包就行了。这样一想弄出几个儿子来也不稀奇,但是我儿子混得这么惨的吗,黑暗帝王的儿子沦落到被老师越洋怒call死了的爹要他过去接孩子放学带孩子去吃饭,天啊,连饭都吃不上,他妈干什么吃的,我DIO的儿子怎么过的跟我小时候一样惨,一定是因为还在做软弱的人类的缘故,我DIO不能有这种儿子。


于是DIO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乔斯达家的人一起坐了飞机。




27.


他看到汐华初流乃的时候还以为承太郎搞错了,这他妈是个小姑娘吧。




28.


这么丑的头发,日本人这什么审美。




29.


但是这声爸还是叫得他有点飘的。


“哼!”




30.


DIO叫出了世界。


女儿是承太郎的弱点,而他DIO不能有弱点。




31.


汐华初流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惊恐地啊了一声,指着世界的方向一直啊啊啊啊说不出话来。


DIO的脸色也变了,他让世界走了几圈,汐华初流乃的手指就像个指替身针一样牢牢地指着世界。


“...你看得见?”


“你怎么也有这个!”




32.


替身使者会相互吸引。




33.


但他妈不是这么个吸引法啊。




34.


汐华初流乃讲完了,把教鞭编成了个花圈,期期艾艾地看着他爸。


他爸的法大生毕竟不是白考的,DIO蹲下来,初流乃跑过去把花圈套在DIO头上。


DIO想了想,伸手摸摸他的头。




35.


“有这个东西,说明你就是我DIO的儿子没错了。”


世界和黄金体验站一块,谁看都像一个妈生的。空条承太郎又不是他外公,不会突然抽疯平白塞一个替身使者小孩给他献爱心。


初流乃紧张地捏着手里的照片,DIO看了一眼,看背景应该是在埃及,那女人悄悄拍了他的照片。想来可能是眼红他的钱,偷拍了照片想倒卖给情报贩子,结果乔斯达家的人刚好赶到,他没精力去管女人的事,留了她一条小命。


汐华初流乃紧张地注视着他这天上掉下来的爸爸。




36.


“走吧。”


“去哪里?”


“带你去吃饭。”


“然后呢?你要把我送回那个男人家吗?”


“你想回去吗?”


“...不想。”


“那就跟我走吧。”




37.


“我不会开车。”


“...啊?不去也可以...”


“想开车的话,你就自己学。作为我DIO的子孙,想要什么,就自己去夺取!”


“可我年龄还不够领驾照...”


“驾照?那是什么?”




38.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汐华初流乃。”


“......”


“你姓什么?我不想再用那个名字了...”


“我就叫DIO。人类的姓氏对我没有意义,想要新的名字?只有自己才有赋予自己新生的权利,你自己取一个吧!”


“.......”


“乔鲁诺·乔巴纳。”


“......”


“可以吗?”






END.




附上番外一则(终于写到这里了)




“为什么我打街机你也要跟着来啊老爸!”


空条徐伦觉得人生无望。自从她飙车早恋出车祸蹲监狱被她爸抓包了以后(她在监狱里和承太郎大吵一架,翻案出狱以后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变成线),她走到哪里空条承太郎就跟到哪里。这个一米九几的老爸气势惊人,她的小伙伴没一个敢在猛男老爸的注视下来找她玩,徐伦只能约乔鲁诺出来打街机,因为他也有个一米九几的猛男老爸。


同病相怜。


空条徐伦点了根烟,乔鲁诺瞥了一眼,伸手碰了一下,烟颤巍巍地冒了根小绿芽出来。


徐伦瞪回去,乔鲁诺一脸无事发生过。


“你爸呢?”


“和你爸在打街机。”


“打什么?”


“投篮。街机他只会这个,前几天不知道谁送了他一台PS4,硬要我教他用,然后拉着我打了一晚上...”乔鲁诺指指自己的黑眼圈,“就那个,天堂之眼。最喜欢用他自己。”


“他打的怎么样?”


“要我说实话?很烂。一边打一边Wryyyyyyyyy,输了还不信,强行要我再开一局...打游戏还是你爸厉害,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在跟我爸PK之外的时间玩游戏...”


“那是因为我爸打游戏会用替身作弊。”


“我爸也会啊,他每次都用世界时停,但是没什么用,一是时停也改变不了他打得很烂,二是我可以用黄金体验镇魂曲把时间倒回去打他...”


“...你爸真惨...他不是会做饭了么,上周我还看见他po了一大桌菜...”


“他一定不是在厨房拍的。”


“为什么?”


“因为他把生鸡蛋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了,这两周都是我做饭,厨房还在重新装修。”


“哦对了,他最近一直在试图说服我改名,说乔鲁诺·乔巴纳听上去很像你们家的人,而他不喜欢你们家.....”


“我爸也是...还让我不要跟你谈恋爱,之前我带男朋友回家,他又装傻...人老了就会管这么多闲事的么?”


空条徐伦和乔鲁诺对视一眼,一起吐舌头。


游戏厅里忽然传来一声爆炸。


“怎么回事?”徐伦问。


“大概是你爸又用白金之星作弊,我爸气不过,把投篮机木大了...”



一次画了三个,给同学的,哈哈ヾノ≧∀≦)o……是临摹哦@

细思密集

提香:

悖悖论:

也许你的恐惧症就是前世杀死你的东西